用什么软件能保存网页的视频

  许开心情差到了极点,去了一趟仙人乐夜总会。

  颖姐也不顾别的客人了,与黄毛一起陪许开喝酒。

  黄毛眼神活络,道:“许哥,怎么了,看你心情这么差,那件事儿遇到坎坷了?”

  许开叹了口气,眼中满是萧瑟,道:“即便我全部公司倒闭了,我也绝不缺钱,哪怕被那个家族逼得不能在华夏生存了,也绝对有实力带着全家去国外生存。但是……”

  许开将一杯冰啤一饮而尽,冰凉的酒水刺激着喉咙,眼中仿佛有野兽最后一吼的挣扎与嚣狂。

  “这件事情都快成了,谁能想到就差最后一步……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所预想到的在进行,但偏偏就差一步……唯一能帮助我的家族……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放弃了我……我将我能找到的力量都用上了……最后一步,最后一步……”

  许开的眼中写满了不甘心。

  他很清楚,徐春峰不可能永远拿着管家,如果他迟迟找不到解决方法,管家只能被欧阳家族保释。

  他这几天精心策划的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这么流产了。

  许开像是即将捕捉到猎物却因为天上忽然下雨脚底打滑跌落山崖的猛兽一样不甘。

  黄毛与颖姐虽然不知道许开具体经历了什么,但也能感受到那种异常烦闷的感觉。

  那是一种煮熟了的鸭子飞了,还扇了自己一翅膀的感觉。

   巧遇清爽的街边女孩

  而就在这个时候,场地中央忽然响起一阵尖叫声。

  许开三人的目光登时被吸引了过去。

  三人同时迎了过去,黄毛负责将人群拨开,颖姐负责询问事情具体情况,许开则观察现场。

  只见在舞池中央,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年人瘫倒在地上,不断地口吐白沫,身体抽搐,甚是吓人。

  “羊癫疯?”

  颖姐立马喊道:“小王,快点打120!”

  黄毛大声喊道:“所有人快点散开,给他更多的空间呼吸。”

  见到颖姐与黄毛配合默契,许开微微扬眉,只觉将仙人乐交给他们果然是对的。

  但是,这个时候如果等120就太磨叽了。

  许开直接蹲在地上,看着那个羊癫疯患者,默念:“经验兑换健康,1000经验值。”

  经验兑换健康系统,治疗伤势需要大量经验值,但是治病却需要很少的经验值。

  一千经验值兑换健康之后,原本还在口吐白沫身体抽搐的中年男人立马停下了。

  “纸。”

  许开喊了一声,颖姐立马将纸巾递了过来。

  许开将纸巾递给中年男人,在他体内渡入一道内力灵气,并道:“行了,你的身体差不多了,赶紧起来吧,再耽误下去我们的生意都散了,我也不收你医药费了。”

  那中年人果然在所有人都震惊的目光下醒了过来,并诧异地接过纸张擦了擦嘴上的白沫,道:“是你救了我?你竟然能救羊癫疯?”

  许开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亲自被我救了吗,还有什么可以质疑的吗?”

  说完,许开不再搭理他。

  许开本就心情不好,懒得聊天。

  许开回到了卡座喝酒,黄毛与颖姐处理好事情之后立马跟了过来。

  黄毛落座之后就震惊地道:“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

  颖姐也震惊地看着许开。

  许开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这风云舞柳九九八十一式揉捏大法,能够刺激一个人的潜力,所以……”

  忽然间,用什么软件能保存网页的视频许开的脑袋里面仿佛过电也似。

  许开的眼睛猛地瞪大,道:“阿伟,你将刚才问的话再重复一遍。”

  黄毛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在顿了顿之后,道:“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

  许开大声道:“再快一些,再多一些,多说几遍!”

  黄毛只好连续道:“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许哥,想不到你医术这么好,刚才给那个家伙按摩几下他就好了……”

  “停!”

  许开忽然大喝一声,吓了黄毛一大跳。

  接着,黄毛与颖姐就看到,许开整个人都露出了振奋的样子。

  黄毛迟疑地道:“许哥,你没事儿吧……你不要吓我啊……”

  许开兴奋地道:“我没事儿,只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条路未必走得通,但却可以试一试……而且,这实在已经是我最后一条出路了。”

  说着,许开迅速掏出手机,不断地翻看着通讯录。

  最后,许开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王守义”的名字。

  之前许开给柳老爷子疗伤的时候,曾有大人物带队过来观看,然后许开的确给老爷子疗伤成功,引得大人物的青睐,并且获得了大人物的私人号码。

  当时大人物王守义说了,如果国家有需要他的地方,希望他能挺身而出。

  许开愿意答应这个要求,那么如今许开有需要,国家是否愿意挺身而出呢?

  看了看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许开将手机缓缓地放在兜里,并冲着黄毛与颖姐笑道:“刚才我将不好的情绪带给你们,全都是负能量,现在咱们好好地喝一场,不醉不归。”

  ……

  次日。

  许开起床之后开始看电影硬是等到了上午十点左右,才打电话给王守义。

  “喂,你好。”

  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许开心神激动。

  许开强忍住心头的震动,缓缓地平静地不卑不亢地道:“您好,王……先生,我是许开。之前在东海市柳老爷子那儿,您曾带队看我为他疗伤。”

  许开思前想后,总算想出了一个称呼王守义的方式。

  王守义那边微微一顿,半晌后才道:“原来是小许医生啊。小许医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事情是这样的……”

  许开知道这种大领导的时间都非常宝贵,当即长话短说,将自己与欧阳家族的恩怨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并将自己的现状说了一下。

  那边再次停顿了下来。

  许开的心跳迅速加速。

  王守义是他最后一张底牌,如果王守义这条路行不通,那么他就彻底无路可走了。

  他得罪了欧阳家族,可能只有出国生活的命运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电话那边终于再次传来声音。

  “以后我有事打电话,你能帮我医治所有我需要你医治的病人吗?”

  许开兴奋地几乎跳起来。

  王守义既然这么说,就等于在谈条件,既然在谈条件,就说明愿意接受这场交易。

  许开这条路豁然开朗。

  许开道:“只要在不违背良心道德的情况下,我愿意医治所有您需要我医治的病人。”

  王守义道:“那好,今天下午两点,你在凤河大道南头等我,我的车会在那里接你。”

  许开难以控制兴奋之情,道:“好。”

  王守义说这话,显然是答应了要帮许开,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