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即时猫app

  “还能是为什么!”杨云没好气地瞪了秦志贵一眼,对着秦桑说道,“从分家之后,你那二叔整天游手好闲,地里能出什么好东西,刘艳也是出了个馊主意,让他把地卖了,然后你爹就坐不住了,非要去盘回来,结果刘艳坐地起价,张嘴就要一万块!做她的青天白日梦!”

  三千变一万,翻了三倍的价钱,谁爱买谁买去!

  “那是咱家的地,你爷爷留下的,怎么能说卖就卖呢?”村里的地不能随便卖的,志康又听他婆娘的,秦志贵耷拉着两根眉毛,心里轻松不到哪去。

  “爸,既然地已经分到了他们手里,你就别管那么多了,那已经不是我们家的东西了。”秦桑不想秦志贵跟刘艳他们再有什么牵扯,下载即时猫app“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哪怕买回来,也不能永远属于我们。”

  这些东西秦桑虽然不太懂,可也知道农民用地不是永久的,为什么他们家要出这份钱?该断就得断干净。

  “听听你女儿说的,还不如一个孩子懂事!”一遇到家人的问题,秦志贵就说不动了,杨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她反正是不会吃这个亏的!

  “那就这么不管了?”

  “反正我不管,家里的钱你别想动,要买你自己出钱买去,我还等着给秦桑的孩子买好吃的,盖个大房子住呢!”杨云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转身对秦桑换了一张脸,“有三个月了吧?感觉怎么样?”

  “都还好,没什么特别不舒服的……”秦桑看对方一刻不停地握着自己的手,心里涌起一阵暖意,只是肚子就不那么乐意了,“妈,我跟纪岩都还没吃饭,能给我们先弄点吃的吗?”

  “没问题啊,你想吃什么,妈这就给你煮去!”

  “那给我下碗面条吧?”

  “成,你在这儿等着,纪岩也吃面?”

   美少女初冬的早晨图片

  “嗯。”

  问完了之后,杨云风风火火地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坐着。

  秦桑道,“爸,你还在想那地的事儿?”

  秦志贵摇摇头,“……这自家的地,放久了都有感情了。”

  好好的一块地,他看着秦志康种了庄稼也不知道除草施肥,就指着它自己生出吃的来,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再有感情也是过去的事了,咱们好好守着自己的地不就得了?”多出一份地皮,爸妈还得多付出一份汗水,秦桑不想他们那么累,有点事情打发时间就行了。

  “怎么说也是亲兄弟……”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爸,二叔他们就是看你好欺负,是他们重要还是我肚子里的孩子重要?你买了地,不是更没时间来看我了?”

  “那当然是你这边比较重要。”以前没分家的时候,他还念着聪哥将来可以光宗耀祖,现在自己的外孙都要出生了,秦志贵也没心情去疼别人的孩子。

  “那不就得了,以后二叔他们家都跟我们没关系了,你就是还顾着他们,他们才这么得意。”

  “嗯。”秦志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总算把注意力移到正事上,“你们不是说不回来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回来办点手续,医院要用的。”刚才他们说着家里的事,纪岩不好插话,此时赶紧补了一句。

  “都办好了?”

  “嗯。”

  接着秦志贵又问了点纪岩工作上的事,听说他升职了,也替他高兴,还关心他们住在哪里,环境怎么样,得知这女婿把秦桑照顾得挺妥帖,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没多时,杨云就把面条端了过来,“阿桑,秦月去了那到底做什么了?你不是说她生病了吗?怎么手里那么多钱,是不是给你拿的?”

  “没有。”秦桑先喝了口热汤,才接着说道,“秦月真的回来了?”

  原本还担心会找不着人,看来自己没有白跑一趟。

  “可不是……一进门就喊我大嫂,破天荒头一回。”就是心里怪瘆得慌,杨云还以为对方又要使什么幺蛾子,秦月却说要帮李春花付住院费,太邪门了!

  “她还给我肚子里的孩子包了一百块的红包,你信吗?”秦桑能明白杨云的心情,秦月好的莫名其妙,她同意觉得不可思议,总不能也重生了吧?

  “一百?!出手这么大方?”换作以前,杨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她皱起眉头,“秦月是不是发什么横财了?”

  要不就是中邪了,人怎么能突然变成这样呢?

  “可能在外面受了委屈,对比之下就觉得家里人好了。”秦月之前被整得那么惨,只能说是她自作自受的结果,秦桑在这个节骨眼,并不想落井下石,只希望秦月能一心向善,别再重蹈覆辙。

  “秦月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要真能往好了走,老老实实找个人成亲,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杨云从嫁进来之后,对自己的小姑子就不抱什么希望了,现如今看对方好不容易乖巧了些,宛如看到一直考不及格的孩子拿了个六十分,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就是担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过两天我再去找村里的媒人问问,有没有人愿意跟咱们小月好的,再拖下去都快三十了。”

  “什么三十不三十,过年也才二十六,你介绍的时候就说二十出头的年纪,小月的模样又好,总有人愿意的。”既然秦月肯对他家好了,杨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谁不希望自己家和和美美的。

  “知道了。”

  众人正说得热闹的时候,只听见外头一阵喧哗,李春花人没进来,话就先到了,“志贵啊,你快去把小月追回来,这死丫头又拿着钱跑了!”

  听完,秦志贵赶紧跑出去,“妈,你说什么?”

  “小月又跑了,我怎么也拉不住,你说该怎么办啊!”她以为秦月就是一时赌气,结果人走了没回来,李春花思前想后还是得把人追回来,只是她不敢说秦月是被自己气跑的。

  “秦月跑了?”屋子里的秦桑听到李春花在那囔囔,脸色跟着严肃起来,这要她上哪找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