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个快手app

“调查清楚了,那不过是一代代世袭,压根就不是什么老怪物,”那地上的人道,明明很大的声音,可让人意外,周围的人却没办法听清楚他们的话。

“哦,看来白来一趟,回去吧,”说着那少年起身离开,在走的时候,撞了一下那桌角,脚上踩到一件东西,微微一愣低着头捡起来,是一枚木质的发钗。

少年将东西捡起来摸索了几下,上头有着那淡淡药香,从刚才他就闻到对方身上的问道,是那药材的香味,不过却也有着一身的血煞,真是让人奇怪的人。

少年嘴唇轻轻一勾,露出那让跪在地上的人有着震惊的笑容,嘴中喃喃道,“萍水相逢何必相识!?”

然后将东西放在怀中就直接转身离开,同样的瞎子,可却是不同的二重天,期待下一次在见对方,很快那二人就消失在那金雀楼里头。

夏欢欢回到驿馆,就听到声音,“嫂子……呜呜……嫂子……你可担心死我了,怎么不给我来口信,吓死我了,”

“……”夏欢欢嘴角抽了抽,很像跟眼前这古昙说,你叫错了,不是嫂子,罢了,眼下也没有做多解释,不远处的冥王看到夏欢欢没有事情,也松了一口气。

“媚儿那?”夏欢欢跟着二人进房间,将自己的事情说了一下,不过便没有说刚才那男子的事情,因为那不过是一件萍水相逢的偶遇而已。

“对了,媚儿那丫头怎么不在,”古昙这时候才发现媚儿不在,顿时微微一愣,夏欢欢皱了皱眉头,有着不好的预感,就起身。

“你要去干什么?”冥王看到对方起身时,“你的眼睛不好,现在一个人出门,别说找人了,连自己都会丢了,”

听到这话夏欢欢笑了笑坐下,那冥王开口道,“你放心,我会替你去找的,”听到这话夏欢欢点了点头,古昙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在看了看那夏欢欢。

“咳咳……我还有事情,你们自己慢慢聊,”对于眼下她可没有心思打扰二人恩爱了,不过……她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母妃了,寻一个空去瞧瞧母妃。

初夏活力小美女表情搞怪可爱写真

夏欢欢看着那冥王没有说话,冥王看了看对方,给对方倒了一杯茶,“我就不该带你出气,”多多少少有些自责,如果那时候伊娜教的人袭击夏欢欢,那时候可就危险了。

“我没有那么脆弱,”夏欢欢开口道,冥王被夏欢欢的话呛到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时候那媚儿还没有消息,夏欢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你的人……”夏欢欢开口,那冥王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这夏欢欢。

“你是不是想说,我没有尽力,放心我的人,尽力找了,”冥王对于一个丫环,还真没有多大心思,不过现在夏欢欢让找,他也没有敷衍了事。

夏欢欢顿时有些尴尬,可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人,她也就渐渐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下去,而另外一边的媚儿。

那厉后蹲下身子看了看那媚儿微微一愣,“你们是什么人?”

“啪……”厉后听到那声音,起身就一巴掌摔在那宫娘子脸颊上,“你们这群废物,这压根就不是那贱人,”

“可皇后娘娘,奴婢在寿辰公主进城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女人,”听到这话那媚儿微微一愣,立刻哆嗦了一下。

因为太暗了刚才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容貌,现在咋眼看过去,才发现这人不是大秦的皇后娘娘,厉后要抓的不是自己是小姐,媚儿立刻脸色不好看。

“哼,没用的废物,这都被骗,那贱人压根就不是这小丫头,”厉后冷冷道,不过很快就眯着眼睛,看着那媚儿,“你是那贱人身边的丫头,”

“你要干什么?厉后你要杀小姐,秦帝是不会……啊啊……”一巴掌就摔在那媚儿脸上,媚儿顿时微微一愣,嘴唇流出了血迹。

“贱人我的事情还由不得你来教,现在给你二条路,替本宫办一件事情,本宫就放过你,还许你荣华富贵,”厉后看到那媚儿,人抓了就抓了,那就该废物利用。

听到这话媚儿哆嗦了一下,“我是不会背叛小姐的,啊啊……好疼……”下一秒那手就被踩了,十指连心,疼的媚儿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我不会背叛小姐的,”

“啊啊……”媚儿感觉道那手都快断了,可还是没有松口,厉后脸色难看,让人将那媚儿拖下去,里头的惨叫一直都没有断过。

厉后看着那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媚儿,“你就是一个奴才,何必为了一个主子,不要命……只要你乖乖听话,荣华富贵,我还可以让你做王妃,怎么样?”

“我不会背叛小姐的,”媚儿一脸的血迹,那额头上的汗不断交融着那些血,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她摇了摇头,虽然虚弱可那语气却很坚定,“我不会让你们害小姐的,”

对于媚儿而言,夏欢欢对她来说就跟姐姐一样,她很温柔,很孤独,也很强大,她跟在对方身边,对方也没有将自己当下人过,虽然嘴上不说,可她可以感觉到。

“没用的贱人,既然你这样中心,那我成全你,让你生不如死的去死,给本宫活生生剥了她的皮囊,在掉在那神罚台上,我倒是要瞧瞧,那个女人会不会,为你出面……”

厉后的眸色阴狠,媚儿听到后哆嗦了起来,整个人被拖进了那暗屋,喂下了那珍贵的续命药,因为眼下的厉后不会让她死,眼下服用了那药后的她,三日里头绝对不会断气,三日一过就算有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而那夏欢欢趴在桌上突然惊醒了过来,“怎么了?做恶梦了,”冥王看着那夏欢欢,夏欢欢摇了摇头。

“不知道,仅仅是觉得不安,媚儿找到没有?”夏欢欢摸着杯子到了一杯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有些很不安,总感觉有着什么事情要发生?

“人太多了,一时半会不好找,在等等,”冥王开口道,听到这话夏欢欢点了点头,现在这地方不是大周,她也只能够靠眼前这人了。下载个快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