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网app会员

布拉瑞转过头,用眼神向自己的下属示意了一下,他的下属马上退到了走廊的角落边。

没了碍事的人,木钟表现出‘上级领导’一般的态度,直接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样的态度容易使人迷惑。

“???”

布拉瑞隐隐觉得眼前这个‘魔女’非同一般,他如实回道:“我叫布拉瑞,姑且是这个国家魔法部的部长。”

“哦……你是大魔法师?”

“前几年晋升的。”

“真令人羡慕……”

“呵呵。”布拉瑞笑了笑,接着问道:“我说了我的名字,不知道魔法师小姐的呢?”

“……名字于我如水中泡沫。”说着,木钟一只手捏住墨镜镜腿,往下一拉,露出了左眼,“亦或者说,我不想说出我的名字。”

——云淡风轻。

……

火车道旁的花苞头清纯漂亮美眉

布拉瑞的视线接触到对方左眼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怨恨,仿佛自己做过什么极其凶残的事,使人无限地憎恨着自己。

对方的左眼里面,一道黑色之物,忽左忽右、忽大忽小,宛若一只囚禁在眼中的黑鸟。

布拉瑞双手禁不住的打起了颤,他很肯定自己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恶事,那么这份憎恨……它源自‘世界’,是被这个世界杀死了的世界。

现在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是传说中,埋葬了一个世界的传奇魔法师——木钟。

……

木钟见对方明白了什么,便重新把眼镜戴好,然后趁着对方心悸发愣的空当,他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想要我解开那个人的‘化猫术’,我需要你们帮我找到一对兄妹,其中哥哥叫做‘杰伊·埃里克’,妹妹叫做‘麦琪·埃里克’,兄妹俩大概十八、九岁,应该都在风宁城。不要惊动他们,也不要惊动别人,找到了再来找我。”

话完,木钟甩手将门关了回去。

嘭——

重重的关门声将布拉瑞拉回了现实里面。

他还在惊诧于对方的身份:“没想到传闻居然是真的……”

木钟左眼的事只在上层圈子里流传,知道的人大多都没有见过当初封印时的场景,因而对部分消息来源不可靠的人来说,这件事存在一定的‘不真实’成分。

布瑞斯的下属见房门被关上了,便都走了过来。

他们看到部长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问道:“部长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布瑞斯摇摇头:“回去吧,他的力量远在我之上。”

“……”

……

知道姓名、知道大概的年龄,那么那对兄妹如果真的在风宁城内,就一定会被官方部门的人找出来。

一边在小心翼翼地找着人,另一边则在光明正大地逛着街。

风宁城繁华非常,能逛的地方不只有‘风杏籽百货大楼’,还有其他地方,比如:xx大书店、风宁城图书馆、布料批发市场、家具市场、宠物市场……等等。

木钟一行人收获颇丰,他收获了半个魔法口袋的书,卡茜雅收获了一立方米那么多的布料,这些布料未来会被她用来制作衣服,给小艾露穿。

两天后。

这天上午,木钟等人刚走出酒店的大门,就被一个头发雪白的女子拦住了。

……

‘雪女’初晴鞠了一躬,笑盈盈道:“魔法师大人、卡茜雅、艾露、还有小猫咪,大家上午好。”

——她是被上面的人派来跟木钟一行人接触的。

卡茜雅跟雪女的关系比较熟,她在笼子里热情地招起了手:“初晴姐姐,上午好~”

——这个魔女又在装嫩。

众人简单的打过了招呼。

雪女看向木钟,小心地说道:“魔法师大人,你让找的人找到了。”

木钟板着一张冷淡的脸,看上去比对方更像‘雪女’,“在哪里?”

“在海潮魔术学校。”

“有没有惊扰到他们?”

“没有。”

“有资料吗?”

“有。”

雪女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了的资料夹。

木钟接过资料夹,并查看起了夹在里面的资料。

……

几分钟后,他合上了资料夹,“雪女小姐,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可以,你说?”

“卡茜雅好像很喜欢你,你能帮我带她们在城里转一转吗?”

“这……”

卡茜雅开心道:“初晴姐姐,快答应呀~~”

被小可爱这么催了一下,雪女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可以,没问题。”

……

埃里克兄妹俩所在的‘海潮魔术学校’,这间学校正式创建于天璇历779年,也就是距今6年前。

‘海潮魔术学校’的前身是‘暴风潮魔法学校’的两个学院之一的‘海潮学院’。

在天璇历779年,经过大魔法师‘诺娜·瓦兰斯’等人的不懈努力,海潮学院从暴风潮魔法学校分出,迁移到了风宁城郊区,并改名为‘海潮魔术学校’。

这间学校是全世界第二间,明确以培养专业术师为目标的魔术学校。

学校依据大魔术师黑雀的魔术理论,开创及重新设计了众多专业跟课程。

现今在‘伊苏索尔’市面上售卖的魔术产品,有很大一部分都与这间学校的师生有关。

用主流的评价来说,‘魔术’就是未来。

而‘海潮魔术学校’,就是伊苏索尔的未来。

……

木钟一行人中,只有他自己才对‘海潮魔术学校’感兴趣,其他人跟过来也是麻烦,所以他干脆就打发掉其他人,自己一个人前去调查。

那间学校在风宁城郊区,也不用他找,找个魔法出租车,让司机载他去就行了。

出租车驶出城区,驶入一片山林里面。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驶之后,最终停在了一个大型检查站前面。

司机:“我只能载你到这里了,这个检查站,普通人进不去。”

“……”

交钱、下车。

木钟走到路灯下,望向远处那个造型恢弘的检查站,“……真不错。魔法师要求高,数量少,资源消耗大;术师要求宽松,能以更少的资源,创造出大量的价值。术师更适合成为一个国家的中流砥柱,比职业者都适合。”

从某方面来说,他也算见证了时代的发展。

在很久以前,他觉得‘职业者’会成为世界的主流,后来‘技能石技术’兴起,‘术师’理论体系完善……

“从国家的角度来看,魔法师是高端职业,术师是没有魔力源的阉割、弱化版魔法师,呵呵,就职业者最尴尬,饭碗被术师抢了。”

“也许几百年后,这个世界会像我那个世界一样,生活中充满便利的魔术产品……”

“仔细想想,如果魔法技术足够强的话,我的‘红茶号’,完全可以被复制出来吧?”

“……”

稍微畅想一下,就感觉这个国家未来充满希望,可相对的,别的国家就……

“现在还差得远呢。”

在路灯边站了十多分钟后,木钟手一挥,带动法袍的袖口,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

“无人之境。”

他的身形消失了原地。

……

‘检查站’的入口处,有专门的监测魔法系统。

成‘系统’的复合魔法阵,在各个魔法的取长补短之间,拥有更全面的监测能力。

单一的隐匿魔法如果存在短板,而复合魔法阵又恰好有针对这一短板的魔法,那么该隐匿魔法就会被识破。

——简单来说,就是魔法多了,总有一款能够克制对方。

而‘无人之境’这个魔法,看名字就知道,它主要针对的目标是‘人’。

用它来通过检查站,绝对会被发现。

木钟虽然学不了魔法的构建知识,但对于魔法的衍生事物,他还是很清楚的。

‘无人之境’不行,他有万能的‘女武神之泪’。

用前者的力量隐身,用后者的力量隐掉监测的力量。

就这样,木钟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海潮魔术学校’里面。

……

在里面走了一阵。

看着来往的学生,木钟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

他仔细观察了一个学生穿着的学生法袍,然后使用魔法‘拟化装扮’,将自己身上的法袍,变成了与对方相同的样式。

接着,他走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取消了‘无人之境’。

从魔法学校毕业多年的人,突然假扮成了学生……

——木钟老脸一红:“怪不好意思的……”

毕竟都‘老脸’了,红了一下,马上便适应了。

接下来,木钟戴着法袍兜帽,光明正大地行走在了校园里面。

“我记得,那对兄妹,好像是综合专业三年级3班的……”

“呃……这古怪的班级名,说起来像是乱编的一样。”

“……”

海潮魔术学校校区范围非常大,想要找到两个特定的人并不容易。

木钟像进了大观园似的,东转转西转转,既在找人又在观察,看得他眼花缭乱。

“我需要喝杯咖啡冷静一下……”

说着,他施放魔法‘精神振奋’,变出了一杯黑咖啡。

可还没等他喝上一口,三个手臂上戴着袖标的人就迎面走了过来。

为首的少女伸手一指,气势汹汹地说道:“学校里面,未经学生会批准,学生不得蒙头盖面!”

小女孩长得挺俊俏的,蓝头发、蓝眼睛,身高不过一米七。

木钟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冷静点,脾气暴躁,容易长皱纹。”

对方拿出一个小本本:“你是哪个专业哪个班的?学号是什么?”

“学号是10041352,综合专业,三年三班。”

“名字?”

“杰伊·埃里克。”

……

听到这个名字,另一个褐发少女皱起了眉头:“你在骗人,杰伊·埃里克是男的。”

木钟很懂得随机应变:“好吧,我开个玩笑,其实我是麦琪·埃里克。”

“那是杰伊的妹妹,不是你。”

“啊?不是吧?麦琪不是男孩子吗?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找杰伊问个清楚。”

话完,木钟端着咖啡,轻身往后一跳,‘无人之境’施放,没等到他落地,他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

蓝发少女伸着双手,迷惑地摸向了前方的空气,“人呢?”

她的同伴回道:“对方好像用了隐匿魔法。”

“这个人是隐匿专业的?”

“不知道,她说她要去找杰伊问个清楚,她好像认识杰伊,我们也去找杰伊吗?”

“杰伊现在有没有课?”

“上午最后一节课,还有十几分钟就下课了。”

“走!”

“……”

在隐身状态中,木钟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跟着这三人。

“呵呵~小年轻就是这样,没点社会经验……”

……

在学校里走走转转,最终,三人组来到了某间教室的门口。

里面还在讲课,她们需要在门口等一会儿。

木钟则绕过她们,走进了教室里面。

里面有一位讲师、近一百位学生。

按照资料里提供的相片,他很快便确定了目标——杰伊跟麦琪。

这对兄妹同一专业、同一班级,听课也是坐在一起。

木钟发挥了自己非人的观察力:

“表情认真,成绩很好;神态里隐藏着落寞,有心伤,对外人抵触;一个英俊、一个漂亮,看上去都没什么朋友,所以……”

“相依为命吗……”

“这些年,兄妹两个相互依靠走到了现在,他们应该不会喜欢他们的父亲。”

“毕竟是一个死了也没有讯息的家伙……”

“……”

……

这节课讲师多讲了二十多分钟。

下课后,学生们有序离开。

学生会三人组拦住了杰伊跟麦琪。

说明来意:“半个多小时前,我们遇到了一个戴着兜帽跟墨镜的女学生,我们问她名字,她先说自己是杰伊,后面又说自己是麦琪,最后还说要来找你。”

杰伊摇摇头:“我一直在上课,没人来找我。”

蓝发少女左手抵在额前,“她身高大概在这里,说话声音很好听,前面很平,有种小魔女的感觉。”

“……”

有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

木钟被这家伙的话气着了,他走到对方旁边,伸出手的同时,施放了魔法‘皮肤拉伸’,捏住对方的脸皮后,他快速地一扯。

就像拉伸橡皮筋似的,对方的脸被拉长了一大截。

放开,被拉长的脸皮复位,期间产生的弹力全作用在了蓝发少女的脸上。

“哎呦!”少女被弹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时,木钟显现出了身影,他以长辈的身份教诲道:“年轻人,不要随随便便就造谣别人,没有事实根据,容易被打脸的。”

xiazaitxt

Tagged